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非同人随笔】黑死病》

大概意识流x

bug归我x

传送门:归档

————————

5月13日。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墓地客满,邻居家的姐姐今天早晨的时候被送去了广场上,她会与其他的人一起被埋进地下三英寸的地方。

医院的病床上躺满了病人,医生们曾尽力的去救治着他们,但最后无不例外的放弃了,他们实施了最后一个方法:隔离,让病人们自生自灭。

即便如此越来越多的人们仍是抱着那么一丝的希望迈进了医院的院门,然后又失望而归,不仅是因为医生无药可医,也是因为医院也再也容不下更多的人了。

病轻的一些人们沉默着向家的方向走去,而病重的,不知又被病魔带往了哪个角落。

5月17日。

今天妈妈带我去了教堂,走进教堂的时候,里面便已经有了不少的人们。我们乞求着神能拯救我们,能让这场劫难停止,我们乞求着,想要活下去,我们想得到神的垂怜,但什么也没发生。

5月22日。

不过几天的时间,人们已经不愿相信教廷了,他们诚心的祈祷着,神却闭上眼睛,塞上了耳朵,紧闭着嘴巴。于是愤怒的人们拿起武器来到教堂,他们高举着手用石子砸向代表神的雕像,挥起沉重的斧头劈向主持的桌子,扬起扫把一把扫倒那一排排的蜡烛,跌落的蜡烛点燃了帷帐,火光照亮了整个教堂。

5月27日。

今天是第几天了?我不记得了。不过不重要,只是事情越来越严重了。负责收尸的人们死于了疾病,再也没人会将他们送到地下了。

6月3日。

终于,这一天来了。整个镇子的人都感染了疾病,沉默的感染镇,只有死尸在跳舞。

————————

我落下了最后一笔,然后放下了笔记本,推开了门走向了街道。

沿街随处可见的便是人,因为高烧而倒在路边的人,站在楼顶看着虚空犹豫不决的人,以及满地紫黑色的尸体。很快我也会和他们一样,成为这场黑死病下的亡魂。

我哼着小调来到了一片花园,我从门口绕过堵在那的看守,从蔷薇丛里采摘了一朵蔷薇,我想用它来做陪葬。完成了目的之后,我便离开了这里。

我拿着那朵花,来到了医院,远远的看去,我看到了一片死寂。

我带着那朵花,来到了教堂,我闻到了早已散去的焦糊味。

最后我回到了家,我躺在了我的床上,双手交叉虚握着那朵蔷薇花,然后放置于胸口,我平静的闭上了眼,我将于这里迈向死亡。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