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神夏x柯南】侦探与侦探12【完结篇】》

设定:两世界为一世界,新一没变小,新兰普通幼驯染

cp:夏新 可能不算明显

传送门——侦探与侦探归档  11  12

前排艾特席—— @甜甜不是私房猫  @鲱鱼女孩 

我终于,完结了

——————————

对面那人看三人均将目光看了过来,便开口了:“我的名字叫文森特。”

“你就是连环凶杀案的凶手吧。”新一盯着人说道。

“没错,就是我。”文森特轻蔑的对人笑了笑,“我们之前可是见过面的,侦.探.先.生。不过你却没有认出来,真可惜,浪费了大好的机会。”

新一微皱眉打量了一番人,又在记忆中搜寻了一番,似乎并没有与之匹配的人选。

“嗤,想不起来吗?真是贵人多忘事。”文森特低声嗤笑了几声,“当时我扮成邮差送信时你还是仰视着看我的。”他终于坐正了身体,将脸露了出来。一张普普通通的脸上本就有一个略显塌落的鼻子,现在更是在眉毛上增了一条疤痕,放在人群中回头率定是不低的。

“你是当时那个邮差?”新一有些惊讶的问道,【大意了。】他暗想道。

“你是在模仿开膛手杰克吧。”夏洛克终于打断了他两的对话,“杀害妓䵻女,以及干脆利落的用刀划破脖颈的大动脉,因为你觉得她们是社会的败类,认为你有为社会清扫垃圾的义务,所以你杀了她们,这也是你署名清道夫的原因。”夏洛克炮语连珠的快速说道,“但是你怎么会只杀了三个人便收手了?”夏洛克有些情绪激动,因为随着他最后的一个单词从口中念出,他也站了起来,目光直直的盯着文森特。

文森特面对夏洛克的目光倒也不躲闪,同样的站了起来,“有你们这群家伙在,我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情,倒不如直接把你们给约出来聊聊。”

“我们?你不会是把苏格兰场的那群蠢货也算了进去吧。”夏洛克神色有些鄙夷。

“哼,就凭那群家伙的话,他们一辈子也别想抓到我。”

“这话我同意。”

两个达成共识的家伙突然感觉对方有那么一丢丢的顺眼,而一旁的新一,华生则是默默给苏格兰场点了个蜡。

在警局工作的众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喷嚏。

“不觉得有点热吗先生们。”文森特看着即将升到顶部的乘坐舱突然文不对题的说道。实际上伦敦眼的每个舱左内均装有太阳能电池,提供通风,照明和通讯系统的电力,所以他这话确实让人匪夷所思。不过更奇怪的还在他接下来的动作:他掀开夹克,从中拿出了一把榔头来。

华生【这人随身带榔头??】

新一【英.国人,有这种癖好吗???】

夏洛克【榔头是钝器,重而不易携带。如果是要灭口的话,随意一把刀都会方便的多。他带这个是想干什么?】

“先生们,夜晚的风多么的凉快,为什么我们不感受一下这风呢?”文森特握紧榔头朝着身后的玻璃角砸去,几下的功夫便出现了裂痕,很快一整块的钢化玻璃便碎裂成渣。略带寒意的冷风疯狂的灌了进来,三人下意识的眯住眼。文森特背对着三人无声的嗤笑着,他轻轻的说道:“最后的谜题。三位,你该怎么洗清你的嫌疑呢?”随后便从缺口一跃而下,17号乘坐舱,到达最高点。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空气一时间有些沉静。

“这家伙原来是要自杀,我早该想到的。”夏洛克有些自责,他发现文森特的意图时已有些晚,并没有将人拉住。

“不过这下肯定会被列为嫌疑人吧?证词也没能留下。”华生表情也不是非常的好看。

在角落的新一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关闭了录音功能,一脸自信的对两人晃了晃手机:“没关系,从上来开始我便开始录音了。”他的脸上似乎有些得意的神色,“那家伙肯定想不到。”

“不止他没想到,我也没想到。”华生有些惊喜的看着新一手中的手机。

“干得不错。”夏洛克挑挑眉对人说道。

“对了,”新一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在身上翻找了一圈,不过什么也没拿出来,他歉意对两人一笑,“等会可以帮我签个名吗,我忘记带纸笔了。”

“no/yes。”夏洛克和华生同时说道。华生看了眼夏洛克然后对新一说道:“他是说,可以。”

新一悄悄的暗喜了一下,目睹一切的夏洛克不予置否,“趁着格雷古他们还没来的时候,好好的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宁静吧。毕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时间来伦敦眼的。”

“如果玻璃没有碎,雨水不会随风倒灌进来的话。”

十几分钟后,伦敦眼下。

“你们都在啊。”雷斯垂德嘴角有些抽搐的看着几人。

“雷斯垂德警探晚上好。”新一对人礼貌的打了个招呼,还没等雷斯垂德回话便接着道,“有纸笔吗?”

“...有。”格雷格·暗附一个个都不是省心的家伙·雷斯垂德从兜中掏出了纸笔递了过去,新一接过纸笔后下一秒便向福华二人鞠躬,恭敬的递去纸笔:“拜托了!”

华生接过东西然后在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递给了夏洛克,夏洛克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签完之后便将这一张纸撕下递给新一,然后把剩下的纸与笔还给雷斯垂德。

雷斯垂德【我是在签售会现场吗?】“我们是不是该讨论一下案子了。”决定将重点拉回案子的探长。

“案子已经破了。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就是这个死者。名字叫文森特,死因自杀。供词在...”夏洛克顿了顿,“新一那。他手机有录音。没什么别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笔录!”雷斯垂德对准备离开的夏洛克喊道。

“你旁边的那个男孩应该十分愿意帮助你完成的。”夏洛克对新一做了个wink的表情,新一则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然后夏洛克看回雷斯垂德,眼神里很明确的传达了两个字“看吧。”然后对华生说道:“走吧,约翰。”

“这样好吗夏洛克?”华生小跑几步跟上夏洛克小声说道。

“有何不好,他一个人就够了。”夏洛克用同等大的声音回了回去,“哈德森太太应该已经给你留了饭菜,再不回去可就冷了。”

“还是早点回去吃饭吧,确实有点饿了。”

“taxi!”夏洛克拦了辆的士。

“贝克街221b。”他对司机说道。

——————————

待新一从警局回来时,毛利一家早已到了家。小兰似乎刚打算给新一打电话,不过她看到进门的新一便放下了手机。“新一!你去哪了!出门也不带把伞,你看,全身都淋湿了吧。”

“刚在警局做了个笔录,回来的是晚了点。”新一讪笑答道。

“警局做笔录?你难道又遇上案子了?”小兰似乎有些无语。

“不,是结案。”新一竖起一根手指头说道,“那起连环杀人案结案了。而且我还看到了福尔摩斯先生和华生先生。”他从兜中掏出那张有签名的纸对面前的人晃了晃。

“哦。”小兰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好了快点去洗澡,我去帮你热饭!”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绕到人的身后将其推进厕所并将他的衣服扔了进去。

在厕所接住衣服的新一抱怨似的嘟囔了一声,便乖乖的去洗澡了。

————————————

第二天清晨天便晴了,没过几个小时贝克街221b就被一阵敲门声唤醒了。

“早上好,哈德森太太。”哈德森太太刚打开门便看见麦考夫杵着黑伞站在门口。

“噢,早上好。你是来找夏洛克的吗,他应该还没起来。”哈德森太太笑盈盈的将人迎了进来,“需要我帮你把他叫起来吗。”

“我自己来就好了。”麦考夫脸上依然挂着那副无懈可击的假笑,“谢谢你,哈德森太太。”麦考夫一步一步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到达二楼时,夏洛克裹着床单打开了房门。“麦考夫,原来你还有打扰别人清梦的习惯。”

“令弟,我假设你还记得回去看父母这件事。”麦考夫表情不变。

“今天?”

“今天。”

夏洛克暗骂了一声,然后关上了房门。门外的动静也吵醒了楼上的华生,他走到二三楼的拐角处向下看了一眼。

“早上好,华生先生。”麦考夫抬头看了眼满脸茫然的华生,“如果不介意就随我跟夏利一起回福尔摩斯家一趟如何?我爸妈他们会很乐意见到你的。”

“呃...好的。”华生仍有些茫然,不过很快便理清楚状况回房换衣服了。

过了一会儿,收拾好的两人站到了二楼的客厅内,麦考夫看了两人一眼,道:“走吧。”

楼下的小黑车已在门口等待许久,麦考夫与华生走向车也准备坐进去了,两人回头看眼夏洛克,便发现他停在了221b的门口,皱眉看着摆正的门环,伸手将其摆歪之后才满意的转身走回车边。

“约翰你堵在车门口干什么?”夏洛克有些疑惑的看着华生。

“啊?嗯?”华生这才发现麦考夫已经坐进了车内,“不,没什么。”他说完便钻进了车内坐好,夏洛克回想了一下自己摆门环的举动,奇怪的思考了一下觉得没什么不对,然后耸耸肩也坐进了车内。

人齐之后,麦考夫朝着司机点了点头,司机会意便开动了汽车向着福尔摩斯宅邸前去。想必福尔摩斯夫妇早已做好了准备迎接三人了吧?

路还长,故事仍在继续。

——end——

全文总计字数24015字。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