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神夏x柯南】侦探与侦探8》

设定:两世界为一世界,新一没变小,新兰普通幼驯染

cp:夏新 可能不算明显

传送门——侦探与侦探归档 7 8 9

——————

他们在贝克街消磨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便出发来到了莫兰小姐的家门口。

叩叩。

夏洛克敲响了门,伴随着一阵小跑声,莫兰小姐打开了门。“夏洛克,华生先生请进。”莫兰侧身让开了通道,在两人进门之后伸头左右看了看屋外,然后关上了门。

夏洛克先是环顾了一遍房间的样子:房间的左侧有一排小窗,大小似乎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通过。房间中间是一张餐桌,身旁放着几把椅子,餐桌的长度并不能将桌子底下挡住。在往右看是一个开放性厨房,厨房旁边的角落是一个旋转楼梯,通往二楼,站在楼梯上看向二楼的话,只能看见一个黑漆漆的柜子。楼梯的木板似乎有些老旧,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莫兰小姐,通往二楼的路只有这一条楼梯吗。”

“是的。楼上的窗户也是进不来的,除非他是个小孩子。”

“我跟约翰需要在二楼楼梯口等着我们的‘客人’到来,莫兰小姐向平常一样作息即可。”

“好的,福尔摩斯先生。”

“约翰。”夏洛克转头看向了华生,“你的左轮手枪带了吗。”

华生拍了拍自己的口袋,示意夏洛克无须担心。

“万事俱备,现在只需要等待了。”

在莫兰小姐睡下之后已经是10点钟了,他们又等了快4个钟头才听到一些轻微的动静。

“嘿约翰,你听到了吗,是划玻璃的声音。”夏洛克兴奋的轻声对一旁的华生说道,但他并没有得到回应,回头看向人便发现华生似乎有睡着的迹象。夏洛克将人摇醒,“别睡了约翰,我们的客人上门了。”

“恩…?”刚被暴力(?)叫醒的华生还有些恍神,但很快便恢复了清醒。

楼下的动静似乎大了一些,那人从划开玻璃的口伸进手打开了窗户,蹑手蹑脚的进了屋。他抹黑慢慢的走向楼梯,到达之后站在楼梯口向上看了眼,被黑色柜子挡住了视线,但这并不会影响他的目的。他慢慢的登上阶梯,咯吱咯吱声轻轻回响。楼上两人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准备随时拿下这位“客人”。

在男人登上最后一节阶梯并转身向走廊走去之时,夏洛克猛的扑了上去将人压制在地,但那人似乎力气也不小,很快便把夏洛克掀翻,两人很快便缠斗起来,一旁的华生看着黑暗中的两个黑影,一时间竟分辨不出谁是谁,只好干举着枪对准两人。突然其中一人给了另一人一拳,然后快速的跑向楼下,华生下意识举枪对准身影来了几枪,只可惜楼梯死角太多,终究是没造成多大的伤害。见此举无果,他先是跑到夏洛克的身旁确认人的伤势,再得到“没有大碍。”的回答之后便赶忙跑到楼下,可惜的是没能再次捕捉到犯人的背影。

“让他给跑了。”华生不甘的说道,听到身后的声音后连忙转过身快步走向夏洛克。

“我没事约翰,就只是脸上被他打伤了。”接着些许月光得以让华生看清夏洛克脸上的一块伤,他伸手戳了下,不意外的听到了夏洛克吸了口冷气,“你干什么!”

有些幸灾乐祸的华生克制着自己的表情,“你脸上的伤需要点时日才能恢复好了。”

“恩,那个人身手还不错,不过他的眉毛处也被我打伤了一条。”夏洛克挑挑眉对华生说道。

“你看清他的样子了吗?”

“太黑了,只能勉强看到一些。他大概一米八五的个子,鼻子有些塌,薄嘴唇。穿了件黑色羊毛衫,一件外套。裤子似乎是一条牛仔裤。”

“外套是棕色的夹克,牛仔裤是黑色的。”华生补充道。

正当两人在楼下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楼上的莫兰也是躺不住了。自从听到打斗的动静之后她便惊醒,拿起一旁防身的水果刀缩在床上,很快楼梯口又传来了枪声以及跑步声,最后一切归于平静。她又坐了会,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之后便蹑手蹑脚的慢慢走向门口,打开门张望一番,来到楼梯慢慢走下。她一手紧握着刀,另一手扶着楼梯把手看向夏洛克以及华生,看到是他们才松了口气,将手垂下。

“莫兰小姐,你还好吗。”

“我很好。谢谢你,华生先生。”莫兰缓缓走下楼梯,将水果刀放回厨房。

“你睡觉都带着刀的吗。”华生表情怪异的问道。

“不是,今天比较特殊。万一杀我的人悄无声息的绕过了你们来杀我起码我还有些自保能力。”莫兰对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有把握能打过对方?”

“没有。但是我有能力做到尽全力逃跑并且弄出足够大的动静来知会你们。”

“他不会回来了,至少今晚。莫兰小姐你可以安心休息了。”

夏洛克对莫兰说道。                              

“走吧,约翰。继续呆在这也没什么用了。”这次是对华生说的。

“晚安,莫兰小姐。”华生对人点头示意。

“晚安,华生先生。晚安,夏洛克。”莫兰回应道。

夏洛克和华生在凌晨两点半的街头并肩走着,街上的车并不多,更别提人了,简直罕见。

“难得有这么晚在外面散步的经历啊…夜晚的伦敦别有一番风味。”华生看着与白天不同的风景,感叹道。

“是吗,我倒觉得这个巨大的化粪池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醒着的金鱼睡着了。”夏洛克倒是没什么反应,一如既往的吐槽着。

华生看了眼身旁煞风景的夏洛克,决定还是不说话为好。等两人慢悠悠的到达贝克街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值得一提的是,两人很默契的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直接上到2楼。华生替人的伤口上了药并叮嘱人不能沾水后便一头倒向床铺陷入沉沉的睡眠,倒是夏洛克,仍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余夜宁静。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