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神夏x柯南】侦探与侦探9》

设定:两世界为一世界,新一没变小,新兰普通幼驯染

cp:夏新 可能不算明显

传送门——侦探与侦探归档  8  9  10

——————

9.

在夏洛克与华生离去十几分钟后,警员们似乎终于发现发生了些什么,赶到了莫兰小姐的家中并给雷斯垂德报告了情况。接到在莫兰四周把守警员的通知之后,雷斯垂德暗骂一声从床上坐起,了解了大致情况后给新一发了个短信,然后收拾收拾前往莫兰的家中。待他到达的时候,莫兰已在餐桌旁昏昏欲睡,听到动静才再次清醒过来。

“早上好,雷斯垂德探长。”莫兰掩嘴打了个哈欠对人说道。

“早上好,莫兰小姐。”雷斯垂德问好之后便直接进入了正题,“你有看到袭击你的人吗?”

“没有。实际上是夏洛克与华生先生帮我赶走了那个人。”莫兰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警员们倒是姗姗来迟,扑了个空。”莫兰面不改色的讽刺道。

雷斯垂德正纠结于该如何回答时,新一也到达了此处。他顺着门口警员的指引来到了客厅餐桌旁。他先是打了个招呼,“早上好,雷斯垂德探长,莫兰小姐。”随后拉开椅子坐下。“发生什么了,这么急?”新一打开短信栏对雷斯垂德出示了那条短信。

—短信—

犯人去过莫兰小姐的家中了,莫兰小姐没事,但是犯人跑了。

速来。

格雷格·雷斯垂德

—短信完—

“今早凌晨2点左右,犯人通过窗户溜进了莫兰小姐的家中,想要杀掉莫兰小姐。不过没得逞,被夏洛克和约翰拦住了。”说道此处雷斯垂德似乎有些沮丧,大抵是因为又被夏洛克捷足先登的原因,“但是没有捉到人。”

“这样吗…”新一了解了大概情况后,便跑偏了思路,想着‘既然福尔摩斯先生也插足了这个案件那是不是我有机会可以与先生一起破案了的’这件事,面上却还是一本正经,雷斯垂德看他一脸严肃,以为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开口问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啊?”被人的问询召回魂的新一懵了几秒,“不,没什么。”他微笑回答道。

“还有什么事吗,我想休息了。”莫兰似乎完全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一般,无所谓的对两人说道,打算回房继续睡觉。

“我留在这里以防万一你会介意吗,莫兰小姐。”新一看着人,自然也发现了眉眼中的困乏,决定将想问的问题暂时放下,等人睡醒再说。

“随意。不要吵到我睡觉就行。”莫兰摆了摆手,站起身走向楼上。

看着雷斯垂德欲言又止的表情,新一拍了拍人的肩膀,示意人放宽心:“放心吧探长,我会在这守着保护莫兰小姐的。等她睡醒后再问具体的细节便好。”

见眼前的人都这么说了,雷斯垂德也不好再说些什么,道了句“辛苦了。”便转身离开。

新一目送人离开之后也重新开始整理起手中所有的资料,补充以及完善。

叩叩。

是敲门的声音。

不知不觉中睡着的新一听到声音后来到门前查看,是一个邮差。邮差看到新一时似乎有些惊讶,“莫兰小姐在家吗。”他如此问道。

“如果是给她的信件,我可以转交给她。”新一仰头看着人。

“好的,先生。”邮差将信件交给了新一,压低了自己的帽檐,微鞠躬转身离去。

新一微微打量一番信件,除了写着“伊芙·莫兰收”外,再无其他。火漆印似乎还未干,应该是刚印上的。有人写完便直接让邮差送过来了,会是谁呢。他在拆与不拆信件之中纠结着:如果擅自拆开别人的信件是违法的行为,但不拆心中又痒痒的难受。在好奇心与道德中,他终是选择了道德,选择等待莫兰小姐来拆开这封信。

过了一会,第二封封信送达了贝克街。

“夏洛克,有你的信件。”哈德森太太拿着一封信登上了二楼,便看见穿着丝质睡衣的人窝在沙发内,她走上前将信递给人,“我想你可能又有委托了。”

“噢,新的委托,新的案件。”夏洛克挑眉接过信件,仔细打量起来。没有署名,只附上了“夏洛克·福尔摩斯收”的字样,封纸的火漆印似乎还未干透,刚印上不久便送了过来。他(她)就在附近。信封采用的是邮局的那种,非常普通而常见,火漆印的标识似乎也只是随便用了配套的章子印下。笔用的是较细的水性笔,字似乎是练过的,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

“这并不像是委托哈德森太太。它既没有邮戳也没有邮票。”夏洛克起身来到壁炉旁,拿起小刀将封蜡慢慢划开,倒出了里面的东西:一张纸。

材质也是极易拿到的普通信纸,上面只写了几句话,夏洛克扫了几眼后便将信纸插回信封,甩到桌子上,然后躺回沙发并将腿伸直。哈德森太太看着人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试探着喊了一声:“夏洛克?”

“哈德森太太,晚上我跟约翰要出门“赴宴”,不用备我的饭了,或许约翰需要。”夏洛克看向哈德森太太说道。

“我不是你们的保姆,夏洛克,你要记住。”哈德森太太对人说道,“早点回来。”

夏洛克微点头,哈德森太太看着人一脸不走心的点头,无奈的摇摇头,推门离开。夏洛克目送人离开之后,重新将目光落到了信封上,露出一抹笑意,收腿跳起,心情不错的拿起小提琴拉起了琴。

————————

新一在快中午的时候才等到莫兰起来,当他听到下楼的动静之时便拿起信封走向楼梯,将信件递了过去。“有你的信,莫兰小姐。”

莫兰看了眼人,并没有接过信件,而是问道:“是谁寄来的。”

“没有注明,它甚至没有邮戳以及邮票。送来的时候,上面的火漆封蜡甚至还没有完全干透。”新一跟在人的后面说道。

莫兰转身抽出人手中的信封,从封蜡处用手指划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然后将开口朝下抖了抖,发现没有东西之后便随手扔到餐桌上,开始读信。片刻之后,她将信件扔到桌子上,一脸烦躁的弄乱了本就比较杂乱的发型,走向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新一看人的反应不由得更加的好奇了,他来到餐桌旁,拿起信纸,看了起来。

——

伊芙·莫兰你好

我知道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以及他的同伴救了你一命,所以我决定跟他们“交流交流感情”。

时间:P.M.8:40 地点:伦敦眼第17个乘坐舱

消息我想你肯定会告诉他们的对吧?

那么静候佳音。

清道夫

——

莫兰此时正拿着手机给夏洛克打电话,过了许久就当她打算挂掉之时,电话通了,是华生。

“莫兰小姐?”

“华生先生,是我。”她整了整语句,“那个凶手给我寄信了,他署名清道夫,约你们晚上8:40在伦敦眼第17个乘坐舱见面。”

“?!”懵逼了一下的华生立刻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上时间与地点,“好的,我记下来了。十分感谢你,莫兰小姐。”

“不,不用谢,华生先生。”她挂断了电话,看着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新一,叹了口气,收起手机走上前打了个响指唤回人的神。

“莫兰小姐,你现在很安全。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新一收起信纸对人笑了笑,快步走出门。莫兰倒是没什么反应,看了眼人便上楼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如果我们切向贝克街视角,那么你会发现在电话铃声响起时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