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神夏x柯南】侦探与侦探4》

设定:两世界为一世界,新一没变小,新兰普通幼驯染

cp:夏新 可能不算明显

传送门——侦探与侦探归档  3  4  5

——————

4.

西维亚女士的尸体安静的躺在她卧室的床上,致命伤也如同前两具尸体一样,脖颈处一条刀伤导致大出血,失血过多死亡。“现场被处理的非常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了这把刀。”安德森提着证物袋对着新一说道。
新一接过证物袋仔细查看了一番刀,是一把在超市厨具区十分易见的水果刀,刀刃部位还残留着些许血迹,看向一旁的床单便能发现上面的血迹,应该是擦拭什么东西留下的。结合这把刀便能很快联想到一定是凶手在行凶完毕之后从容不迫的收拾了现场,并且淡定的将刀简略擦拭后弃刀离开。那为什么他要把刀上的血蹭掉又将其扔在现场呢?新一依靠在门框上思考着。
“尸体已经有明显的尸僵状况,死了有差不多3个小时了。推算时间应该是11.00。
“从凶手从容不迫的手法来看,有两种动机我觉得是很有可能的。”新一依然靠在门框上,但开口之后便吸引了在场的所有警官。“第一种,使命驱使动机。在这类人的心中,他们往往相信他们需要完成一种使命,为社会清除一些“肮脏”的群体。”新一举起右手摆出一的姿势说道,而后接着摆出二的姿势接着说,“第二种,纵乐动机。纵乐动机又分为三种: SB 欲型,兴奋型,享乐型。在这里看情况来说应该就是兴奋型了,这类人享受于杀人杀人过程中的过程。”他收回手指用一种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而据我们已知的三具尸体来说,她们的职位都是红灯区的员工,在这一点方面犯人很有可能觉得她们是社会的败类,认为自己有清除这些人的义务,这是他的使命而行凶。”新一说完自己的发现后,便发现雷斯垂德等人依旧盯着自己,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他们在等待后续。新一有些无奈的接着说道:“我现在也没有更多的线索了,只能先去找剩下的那位莫兰女士了。”而后挠了挠头发转身走了出去。

警官们目送着新一走了出去而后便与同事们聊了起来,而在他们窃窃私语之后,全体更加坚定了不需要夏洛克的想法。
莫兰小姐是在下午五点左右才回到了家,她刚绕过院墙便看见坐在草地上的三位男人。她警惕而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盯着这些不速之客,等待几人的下一步动作。
“不要紧张,莫兰小姐。”雷斯垂德看人的模样便知道了那人定是误会了什么,掏出警官证继续说道,“我们是警.察。”
莫兰似乎放松了些,试探的问道:“那么请问找我有什么是事情吗?”而后仿佛又想起了些什么,快速的掏出了钥匙将大门打开对外面吹了很久冷风的三个人说道,“几位一定等了很久吧?十分抱歉,我今天下午出了趟远门,现在才回。先进来坐,我给你们倒茶暖暖身子。”
“白水便好,不用那么麻烦。叨扰了。”雷斯垂德一行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与莫兰小姐的位置面对面,中间只隔了一张玻璃桌。而在坐下之后,雷斯垂德便用手机通知警员来此保护莫兰小姐,而后面色严肃的开口道:“莫兰小姐,我们来找你的原因是,我们怀疑有人要杀你。”
“怎么会呢?我可没有仇家。”莫兰看起来十分的惊讶,舒展的眉头此刻也微微皱起。
“有人在杀害维尔利特小姐之后拿到了她的手机,工作手机。之后便开始按照上面的联系人开始了连环杀人,幸运的是里面因为一些情况只有四个人,但不幸的是,莫兰小姐你是其一,并且你是目前唯一存活的人。”
“怎么会这样....”伊芙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雷斯垂德看人的样子也对其说道:“莫兰小姐,我们警方会尽全力保护你并早日将罪犯绳之以法的。”
“谢谢你,警官。”莫兰话音刚落,门外也传来了些骚动,大抵是一些警员按照雷斯垂德的吩咐到此做保护任务。再之后又与其了解了些情况后,几人便打道回府,分别离去。
——220A——
“我回来了。”新一推开门脱下鞋放入鞋柜,毛利兰从厨房探出了头,看向了人,有些埋怨的语气对人说道:“真是的,都这么晚了你才回,很令人担心的。”
“是是,下次不会了。”新一笑着和人打哈哈,内心却是抽搐着嘴角想着【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在担心我好吗。】他慢慢踱步来到厨房门口,便看见妃英理与小兰两人正张罗着晚饭,准确来说是小兰一边阻止着妃英理帮忙一边做饭。新一想起被妃英理的料理支配的恐惧,于是也跑进厨房将人请了出去。小五郎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看着球赛,新一看了一眼人便回房换衣服。【呵呵,叔叔还是老样子。】
————————
夏洛克在窗边有些漫不经心的拉着小提琴,优美的旋律在房门开启的一瞬间戛然而止。“约翰。”夏洛克没有回头便叫出了人的名字,回过头确认果不其然就是他。夏洛克快速的扫视了华生全身一眼,迅速对其各处做出推理——上衣口袋露出的一角白纸,看轮廓形状是信封,裤腿上有些许红色的黏土,但这种黏土并不常见。“你去两条街外的邮局了。”
华生脸上一闪而过惊讶的神色,而后便走到沙发前坐下,他坐在沙发上抬起头饶有兴趣的看着盯着自己的室友,“夏洛克,你是怎么知道我去了两条街外的邮局的?”
“well.....显而易见不是吗,在几个小时之前你曾坐在桌子旁贴了邮票,你还将家居服换成了外出的服装,在出门之前你还看了看你的手表,当然,那个时间邮局还开着门,但离关门的时间也不远了,所以你决定加快速度前往邮局寄信。不过看起来很可惜,你还是没能赶上。”夏洛克走到华生面前俯下身从人的上衣口袋抽出一张白色的信封,上面还贴着几张邮票。“你的裤脚上有些红色的黏土,这种黏土十分的少见,而最近那家邮局附近正在施工,我去那看过,如果要进去的话一定会粘上那种特殊的红色黏土。”他扫了眼信封便将信塞回人的口袋。
华生脸上闪过惊奇的表情,“夏洛克,这真的是...!”
“不用着急着夸我约翰,毕竟你赞美的词汇我全部都听过了。”夏洛克似乎很满意华生现在的表情,他有些得意的微勾起嘴角,挑了挑眉。“黑咖啡加两块糖,谢谢。”
“被你解释出来之后总是那么的简单。”华生站起身说了句,便走向厨房帮人泡起了咖啡。
“演绎法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切都基于观察。”夏洛克举起左手指了指大脑,“多观察加以推理自然会熟练。”
“但是我观察推理也推理不出来什么!”
“那是因为你只是观看而不是观察。”夏洛克撇撇嘴,走到厨房边接过华生递给他的咖啡,吹了吹热气微抿了口,回到沙发上坐着。
华生拿起桌上的笔记本坐回沙发上,开始给自己的博客添加新的故事,而夏洛克则是喝着咖啡,沉浸于自己的思维宫殿之内。
是夜,无言,一夜安稳。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