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神夏x柯南】侦探与侦探2》

设定:两世界为一世界,新一没变小,新兰普通幼驯染

cp:夏新 可能不算明显

传送门——1 2 3  侦探与侦探归档

——————

2.

“死者年龄25 岁,女性。死亡时间约是八个小时之前,也就是凌晨1:OO 左右。脖颈受了刀伤导致大出血死亡,身上无明显外伤,也没有殴打痕迹。物品没有丢失,可以排除是贪图钱财而误杀的可能性。”一个法医拿着册子记录着什么后抬头对探长说到。
新一从法医那要了双橡胶手套便径直来到尸体旁边,自顾自的开始检查,在检查的同时也认真的听着那位法医的阐述。“这是这个星期第二起了吧?”

【第二起?】“之前已经有了一位受害人吗?”
“啊,是。死者也是一位女性,年龄这位差不多大。”看起来明显是个新手的警员楞了一下便快速回答道。
“你就是目击者?”雷斯垂德探长来到新一的身边,看着人熟练的动作不禁有些惊讶,但还是将人一手拉起,微皱眉说道。
“啊,是。”正在检查尸体的新一随着人的动作站起身,然后接着提出了一个有些任性的要求,“在做笔录之前能否让我先把她检查完?”

见到探长即将开口说出那句“不行。”他快速的说道: “死者装束齐整,头发与妆容明显是精心打扮的。身着一件白T 恤,黑色阔腿裤加上咖色大衣证明她是一位生活还有些品味的人。她晚上出来或许是为了泡酒吧,这一点可以从她的衣袖口沾染的酒与已经被血腥味盖住不少的酒气发现。”新一换了口气,继续道,“她嘴唇有被咬破的痕迹,但看起来或许是因为她在酒吧找到的一位男伴导致的,这一点可以从她被捏红的手腕看出。可想而知,我想当时的情况应该是男子将这位女士压在墙壁上,用蛮力控制住人的手,强吻了她。”
新一自顾自的快速说完了自己的推理,再次看向探长时便看见那人有些惊讶的神情,嘴里喃喃道: “见鬼了...夏洛克的翻版? ”再看向其他警员时他们倒也是如此表情。
“我可以把剩下的检查完吗?”新一礼貌的问着雷斯垂德。
“啊...请便。”雷斯垂德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时下意识便脱口而出,一时有些懊悔嘴太快这个事实,但又开心于面前这个小伙子比夏洛克礼貌不少,心情突然有些复杂。而就在这短短的一些时间内,新一也检查完了。他习惯性的托着下巴思考起来,直至雷斯垂德请他去jc局做笔录才惊醒。
例行笔录之后,新一也向雷斯垂德提出了不情之请:参与这场连环杀人案的调查,破了案功劳可以归你们。雷斯垂德看着人眉头紧皱,一方面想借助其推理能力帮助破案,一方面又因自己其实还是有些不太信任这人,一旁的多诺万警官看着自个上司如此纠结索性来到人的身边附耳对人说道:“让他加入吧,到时候功劳也是我们的,没有夏洛克那个怪胎我们一样能破案!”雷斯垂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同意了人的建议,让新一加入了调查。
新一首先是找他们了解了一番关于死者的身份问题,第一名死者名为凯莉·维尔利特,第二位名为艾丽莎·维娜。而在艾丽莎身上发现了两部手机,查找手机通讯录的联系人并调查时发现一部是平常与亲友联系用的私人手机,另一部队则是工作用的手机。其中工用的手机内存储着一名名为【凯莉·维尔利特】的联系人,据调查确实是第二位死者。
“有用上面的电话号码打过去试试吗?”
“试过了,只不过无人接听。”
“我想去检查一下维尔利特小姐的尸体,麻烦带下路了。”新一看向雷斯垂德,雷斯垂德便让身边的一位警员带人前去,自己则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新一跟随被交其任务领路的警官来到了巴茨医院。他们来到了停尸房找到茉莉法医,跟随她的引领在冰柜内见到了凯莉·维尔利特,在解剖台上新一掀开白布带上手套开始检查尸体。

她的脖颈有一条骇人的刀伤,如同艾丽莎小姐脖子上的一样。这条伤痕导致了两位女士的死亡。皮肤无明显外伤,无殴打痕迹。在凌晨12:30 左右被发现于某条小巷内,发现人是一位巡逻路过的警员。物品没有丢失,只不过据之前警官们寻访凯莉家人收集到的资料得知,她应该也是有两部手机,但现场却只发现一部,在其住所也未曾找寻到那失踪的第二部手机。
“有什么发现吗?”警员看向新一。
新一摇摇头回头看向警员说道,“暂时还没有。回警.局吧,尸体没有什么调查价值了。”他对着茉莉道谢之后,便与警员回到警.局从另一条线索开始调查。

————————
房间内炉火正旺,华生坐在靠近炉火的沙发上看着报纸。“唔,又发生命案了。夏洛克 你看到这个了吗,今早凌晨发生的命案。
“哼,只是一起无聊的命案而已。”夏洛克身着一身家居装,双手搭做∧型抵于下巴处目视前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看起来你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华生合起报纸,从沙发扶手上倾身看向夏洛克等待下文。
夏洛克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没有。”
“这世界上还有你大侦探福尔摩斯解决不了的命案?”华生略带笑意的调笑道。
“约翰,虽然很想说我都能解决,不过可惜确实做不到。”夏洛克保持着他的姿势说道。
华生还想张口说些什么,但看同伴一副‘别烦我,至少现在。’的姿态,识趣的闭上了嘴,最后看了眼人后在沙发上坐好继续看起了报纸。
窗外的大街上警车的警铃声持续了几秒之后便远离了这条街,夏洛克听到这声心情不错的站起身来自己动手泡起了咖啡,华生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人,而后忍不住开口问道:“夏洛克,伦敦街头又出事了,你心情很好?”
“准确来说应该是命案。”夏洛克挑挑眉端起咖啡喝了口,“如果我没推测错的话应该与报纸上那桩命案有关,不出意料明天的报纸上我们便可以看到有关信息。”
“你不感兴趣?”
“格里格会上门来找我帮他破案的。”夏洛克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他叫格雷格。”看着夏洛克自信满满的样子华生选择还是继续纠正名字好了。
“格雷格? 他什么时候改教名了?”夏洛克微皱眉目视前方思考几秒之后看向华生。
“他一直都叫格雷格 ok!?”华生内心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去,“夏洛克你能不能好好记记别人的名字!”
“记这些无用的东西会浪费我大脑的存储空间。”夏洛克收回视线继续喝着咖啡,思考着些打发时间的案子,等待着雷斯垂德的拜访。

—————————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