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海贼王】ASL高中生30题/31番外》

设定:艾斯萨博设定是弟控,三兄弟住一起,全部就读于op学院。

传送门:27-30 ASL高中生30题归档

我终于!!写完了!!!

全文8043字,啊,爆更大概。

写的好糙感觉emmmm凑合看吧←

顺便这篇大概是有特意突显ASL三人温柔的一面吧x

注:剧情以自身经历改编,场景全靠脑海记忆。

 @NEVER GO BACK. 签收——

————————————————

ASL三人站在密室逃脱的大厅内看着三种模式犯了难。

“第一个是法老主题的密室逃脱,没有鬼。”萨博看了看单子说道,“第二个和第三个都是有鬼的,三个的难度分别是4,4,5。³”

(附注3:满星为5。)

“废弃医院与鬼新娘吗。”艾斯一手托起下巴思考起来,“我们选哪个?”

“废弃医院如何?”萨博看向艾斯,然后有转头看向了路飞。

“好啊。”路飞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没意见。”艾斯咧嘴笑了起来。

于是无视了没有鬼的主题并十分有逼数(?)没有选5星难度的三人走向了前台缴费,由于密室逃脱需要至少4~5人,所以加入他们的还有两位姑娘,我们称之为A和B便好。

“你好我是A。”A笑着对三人说着。

“我是B。”B也对三人笑了笑,随后便一脸绝望的表情吐槽着,“我两都怕鬼,A比我好一点,但是明明怕鬼还硬生生非要拉我来玩有鬼的也是...”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在游戏里麻烦多多关照了。”

A嘿嘿一笑,一把搂住B说道:“就这一次嘛~”随后对着三人说道:“拜托啦!☆”

“我们才是请多多指教了。”萨博淡笑着看着一对活宝,“毕竟我们这边也有两个偶尔会中三⁴的家伙。”萨博无奈的耸了耸肩。

(附注4:中三的意思就是二过头了x)

“萨博你小子说谁中三呢!”艾斯一拳打了过去,可惜被躲过去了,“如果我是中三那你就是中四!”
“没有中四的说法吧!”萨博喊了回去。

“啊!太狡猾了!那我是中五!”路飞插嘴道。

“你是笨蛋吗!”这次艾萨二人一起打了过去。

“好痛!你们干什么啊!”路飞不满的大喊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A和B 早已笑作一团,“你们...你们真的好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SL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像,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他们五人在互相认识时,便有工作人员来告知机关以及道具均已准备完毕,等待讲解完规则后便可以开始。

工作人员先是将五人的手机以及手表之类的电子产品集中起来放在了柜子内,然后询问钥匙给谁,“我拿着吧。”萨博说道。再之后便是规则的讲解了。

“这个废弃医院主题的密室逃脱除了有鬼以及解谜的环节外,我们还设置了一个身份卡。”工作人员顿了顿,将五个人都看了一遍后,又重新说了起来:“你们五个人,我们会给每一个人一个身份卡,你们可以根据上面的提示来找到自己的队友。”

他走到了准备室的前面,将扳手下扭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然后将电源打开,明亮的光线驱赶了黑暗,让人得以看清里面的样子:一条沙发在靠右的地方背对着门,它的面前有一张桌子。沙发上有着几件病号服,他捞起病号服,重新走了出来。“现在我们分两批进去看身份卡,这个身份卡请自己拿好,也不要让别的人看到了。那么谁先来?”

五人面面相觑,“我们先吧。”艾斯开口道,然后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萨博和路飞。

“ok。那么请你们先把病号服套上吧,以免弄脏里面衣服,也是为了更有代入感。”工作人员说完后便将三人引领进了房间,待所有人走进后,他锁上了门。他看了看套上衣服的三人,从衣服口袋中抽出了一打带挂绳的卡片来。他看了看卡片上的内容,又看了看三人,然后抽出一张卡片给了萨博,又抽出一张递给了艾斯,最后再次递给了路飞。

萨博接过身份牌后便仔细的阅读起来,字数不多但却足矣让人看懂。身份卡上除了两个明显的大字【病人】外便是接下来的一段文字,它是以故事的形式呈现的:

我的项链是小时候一个很好的朋友送我的,但是我去医院的时候弄丢了它,我要找到项链然后与我的好朋友汇合。

对了,我还有一个伙伴他很怕黑,我得牵着它才行。

【有项链的人是我的朋友,怕黑的也是。哈,真是简单易懂的规则。】萨博想到此翘起了嘴角,他看向了不远处的两人,艾斯的表情似乎有些兴奋,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路飞则似乎有些困惑,他不会是没看懂吧。萨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担心自家弟弟的智商了,但他随即又看到了他的目光坚定了起来,或许是看懂了吧,大概。

“三位都已经看完自己的身份了吧?请在外面稍等片刻,让那两位姑娘进来吧。”工作人员如此说道。三人均将卡片收好之后依次走了出去,双方替换,两位姑娘走进去了。

“呐呐,萨博你的身份是什么?”路飞凑近了萨博,一脸期待的看着人,萨博则有些无奈的回复着:“现在提前互相透露不太好吧?互相知道了就不好玩了。”

“对啊。”艾斯看向路飞说着,“你小子还是不要想着破坏规则了。”他将手搁在路飞的头上,用力的搓了搓人的头发。

“好啦好啦,我不问就是了。”路飞瘪了瘪嘴,停下了问话的意图。

很快,两位姑娘也走了出来,她们来到了三人的身边,神色各异的看着三人。

A调笑的语气问着:“你们不会有人是内奸吧?”

“不是我。”路飞看向了萨博。

“也不是我。”萨博紧接着看向了艾斯。

“你们看我干啥,肯定不是我。”艾斯看了看两人,说道。

“哈哈哈哈,反正我们之中肯定有一个不是吗。”B笑了起来,“不过我怕黑,进去之后就麻烦大家啦。”说罢对众人眨了眨眼。

【怕黑...!啊——原来如此。】萨博轻笑起来,开口道:“没关系,我会带着你走夜路的。”好在B是个聪明的姑娘,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萨博,对着人笑着说了“谢谢。”

“喂喂,萨博你不会是看上别人小姑娘了吧。”艾斯走到萨博的身边,将手撑在人的左肩上小声对着其耳朵说道,说罢还咯咯的笑了起来。

萨博折起手肘往艾斯的左腰上来了一击,“想什么呢你。”他没好气的看着艾斯,但艾斯却只是继续笑着没有说话。

“游戏什么时候能开始啊?”路飞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工作人员说是让我们出去后在等一下,很快就好了。”A解释道,好在那名工作人员很快便出来了。

“好了,大家都进来吧,我们准备开始游戏了。”他推开了准备室的门,率先走到了桌子旁,此时桌子上已经多了一些黑色的眼罩和两个蜡烛形状彩色的灯,一个红色一个黄色。

“这两个灯将是你们唯一的照明物,等会游戏开始我会将它交给你们。”他将拿起的蜡烛灯放回了桌子上,又拿起眼罩分给了在场的所有人,“请把眼罩带好,我会带你们去往游戏开始的目的地。”

五人没有犹豫,很快便将眼罩带好。那人看了看,便走过去将门锁上,又回到了门对面墙右边的另一扇门内,他在里面拨下了一些按钮,房间的灯熄灭了。他又拿了一些东西抓在手上之后便走回房间关上了门。“现在请你们排成一队,每一个人搭着前一个人的肩膀,我们准备进去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ASL三人倒是很默契的将两位姑娘夹在了中间,形成了对女孩子非常有安全感的位置。(萨博-B-路飞-A-艾斯)

“小心,前面有坎。”

“这里有一段上坡。”

“有个门,记得推开。”——照顾后边人的萨博

“我有点慌23333”

“有点怕其实x”

“有水声欸wdm”——花式有点慌的A

“莫慌我在”

“我都没说怕你怕个锤子啊!”

“啊,我也听到了。”——强行我不怕安慰着A的B

“怎么还没到。”

“?!....被台阶绊到了。”

“路怎么这么长啊。”——碎碎念的路飞

“小心一点,路飞。”

“不用担心我们会护着你们的。”——有了哥哥样的艾斯

【萨博视角】

“我们到了。”我听见工作人员如此说道。

我们五人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既然是密室逃脱那么这定是个房间。我听见他的脚步声在四周响起,“哒,哒。”紧接着又响起了拖鞋的声音,“啪嗒,啪嗒。”是路飞。声音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细微的咔咔声。很快那阵“哒哒”声再次响起,他朝我们再次走来,来到我的面前,又侧身带走了其他的人。我想应该是B。

他第三次带走的是艾斯还是A我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他们两都穿的是靴子,声音几乎一模一样,实属难以分辨。

第四次,他牵起了我的手腕,‘该我了。’我心想道。我跟随着他走到了一条靠椅旁,是医院那种常见的铁皮镂空圆孔的靠椅,我走到了最右边的那张凳子,坐了下来,冰冰凉凉的。很快我便发现冰凉的不仅是凳子,还有我的右手腕——他用手铐的一端拷在了我的右手腕上,另一边则是束缚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他重新走回了剩下的人那,待了一会他便走了出去,一句话都没说的走了出去,并将门锁上了。

“现在是不是有一个人是可以动的啊?”我出声问道。

“啊。我可以动。”艾斯的声音从我的前方传来,“我们现在算是游戏开始了吗?”

“应该是的吧?”B的声音从我的左前方传来,“我摘眼罩啦。”

“恩。”我应答了一声后,也举起左手将眼罩摘了下来,只可惜眼前仍是一片漆黑。

“好黑。”路飞的声音从我的对面传来,紧接着A的声音也从我的左边传来:“灯在谁那啊。”

“在我这。”艾斯似乎把灯的开关打开了,因为我看到了一簇微弱的光线亮了起来,他左右看了看,似乎在犹豫先去哪一边。

“先去A和B那吧。”我提议道,“我的左边是A,路飞的右边是B。”

“你先去A那,我没事。”B冷静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艾斯应了下来,率先走到了A的身边。

【上帝视角】

A在凳子的最左边,在她的左边是一个铁皮柜子,而在两者中间还有着一个输液架,输液架被人用扎带绑在了椅子的扶手上,难以移动,而她手铐的另一头,正是被绑在了扎带与扶手之中。

“这上面拆不了...”艾斯举高灯看了看输液架的顶部,又蹲了下来,塞给了A一个黄色的灯,“我试试能不能把它给弄出来。”然后他便开始各种尝试将输液架以及扎带从扶手下端的缺口处拉扯出来,然后失败了。

“啊,有点麻烦啊。”艾斯有些苦恼的说道。

“那,要不你先帮他们?”A如此说着,无意识的抓紧了手中的灯。

“好,这个灯你先拿着吧。”艾斯自然是看见了A的动作,他没有说话,只是让A把灯拿着后便走向了B。

“谢谢。”A小声的说道。

【萨博视角】

艾斯走向B,不远处传来了些动静,随着艾斯的一声“搞定。”我听到B也站了起来。

“这个手铐怎么办?”B问道。

“不知道,要不先拿着?”艾斯听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办。

“成。”

随后他们走向了路飞的方位。“路飞?!”我听到了艾斯惊讶的声音,“怎么了?”我开口问道。

“出什么事了吗...?”这是有些担忧的A。

“啊,不是什么大事。”艾斯平稳下来的声音稍稍安定了我的心,“路飞他自己把手铐从椅子上拿出来了。”

“??你怎么做到的?”

“嘿嘿,随便动了动就出来了。”路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得意,我是该说他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好呢。

经过这一小段插曲之后,他们三人也朝我走来了。“唷。”我笑着对三人打了个招呼,艾斯走到了我的右手边,透过红色的灯光我终于看到了手铐另一头的样子:一个匚型的铁栏杆扶手,在它的右边有一个输液架。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栏杆下半部分尽头是有一定的缝隙的,我慢慢将手铐移至缺口处,卡了几次便成功将手铐拿了出来。

“手铐这个还挺简单的。”我看着手上的手铐说道。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A了。”艾斯看向了A。

“哟西,去把A的手铐也弄出来吧!”路飞干劲满满的说道,然后下一秒就被甩起的手铐打到了额头,“好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这孩子没救了的感觉。

我们来到了A的身边,我发现A的脖子上多了一串项链,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有的,或许是在黑暗中工作人员给她的?我将问题压在心底后便将注意力放回手铐的上面,A的手铐有点难弄出来,我们几个人又是拖开椅子又是往柜子那推输液架,愣是半天没有弄出来,倒是因为密室的缘故觉得有些热了起来。

“你们觉不觉得有点闷热啊。”路飞扇了扇风,说道。

“有点。”B坐在了椅子上。

“我们不会热死在里面吧。”

“不会。”我抬头看向了柜子正上方角落的针孔摄像头,黑暗中明显的红光证明着它正在认真的工作着,“柜子上面有摄像头,不会让我们被热死的。”

“我们在里面呆了多久了啊。”B发问道。

“可能十几分钟了吧。”艾斯算了算大概时间回答道。

“结果我们十几分钟还停留在开手铐上面吗。”A似乎有些哭笑不得,“那我们怕不是玩全程要好几个小时了。”

“要不分两队吧。一队继续弄手铐一队去探索。”毕竟一群人一直执着于弄手铐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我想到此不禁摇摇头,叹了口气。

“成。”

“我觉得可以。”

“那我去探索!”路飞率先说道。

“我跟你一起。”艾斯走到了路飞的身旁。

“那我和B弄手铐吧。”我看向了B,她朝我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我耐心等待艾斯与路飞走向了我身后的服务台后,便将B拉近了些,一边故意将手铐与栏杆的撞击声弄大一边小声的问A:“你的项链是哪来的?”

“项链?”B小声重复了一遍,又看向了A的脖颈,她明白了意思。

“这个?”A摸了摸东西,“是进房间后工作人员给我戴上的。”进房间后戴上,没有人看见,项链还有一串不知在哪,但是她在不移动的情况下很难直接找到,那她说的应该就是真的。

我思考了一番后,便决定让A加入我与B的阵营里:“我们三个是同一阵营的。”我如此对着她们两说道,她们互相看了眼,又看了看我,默契的一起举起右手比了个ok的姿势。确认了队友之后我便开始认真的将手铐给弄出来,虽然有点难,但是在不懈努力以及被拉开的凳子下,还是成功的弄出了手铐。

“终于弄出来了。”A表现出了一副快哭的样子,“为什么只有我的那么难弄出来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B耸了耸肩,“走吧,我们也到处去看看。”

我扭了扭有些酸的脖子,跟上了二人。

【上帝视角】

之前在服务台的艾斯与路飞已经跑到了门的附近,萨博看了眼他们,然后带着两人走到了服务台。服务台有几层柜子,最上面摆着一个不能用的座机电话,一些杂乱的纸张,上面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在服务台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块较大的黑板,上面似乎写着值周的名单。

“门果然是锁着的啊。”路飞看了看门锁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艾斯看了眼路飞。

“你们那边有什么发现吗。”A对着两人喊道。

“没什么东西,萨博刚才的座位右边就是我们进来的门,门的左边是六张医生的相片,再左边有一扇小窗户,滑动的那种。”

“那我们到底要怎么出去啊。”B挠了挠头,然后走向了柜子,她一个一个试了试,都打不开。“这里面放着文件一样的东西,还跟被洗劫了一样。可以这很废弃。”

“要不我们几个一起在沿边走一圈?”萨博问道。

“从门这边开始吧。”艾斯站在门口说道,听罢萨博便举着灯带着两个女孩子走了过去。

“走吧。”艾斯走在了最前面,还没走几步便看见了凳子之上嵌在墙上的按铃。

“这个按铃按了会怎样?”B看向了其他人。

“不知道。”路飞这么说着,然后笑嘻嘻的按了下去,“试试就知道了。”

“手不要那么快啊!”艾斯一巴掌便朝着路飞的后脑勺去了,“万一发生什么怎么办啊!”

“可是明明什么也没发生。”路飞捂着后脑勺委屈的说道。

“会不会是要一起按啊?”B看了看其他位置上的按钮,“我看有好几个的样子。”

“有可能。”萨博也看向了墙,“试试吧。”随后便走到了第二个位置上。

“那我就站这啦。”路飞走到了萨博的后面。

“A和B去最后面吧。”艾斯将手上的灯递给了A,自己借助着萨博手上的灯看准了按钮。

“ok。”拿着灯的A拉着B一起走到了离柜子最近的位置。

“321一起按下去。”艾斯对着后面的四人喊道。

“3”

“2”

“1”

全员按了下去,透过窗户,走廊的灯亮了,B看到有个人影出现在了窗户外,他似乎看了看前面然后又走了回去,随后走廊的灯又暗了下去。

“不对吗...?”萨博有些困惑的样子。

“我刚才看到走廊有人影了。”B压住心中的恐慌,对着其他人说道。

“我也看到走廊的灯亮了。”艾斯说道。

“我们在第一关耗了好久了吧?密室逃脱难道不应该给我们一个对讲机,然后给适当的提示的吗。”A用一种意味不明的声音说了这句话。

“谁知道呢。”艾斯此时也有些烦躁了。

“再试一次吧,以防万一大家长按吧。”萨博温声对着大伙们说着,“毕竟外面有动静就说明我们做的没错。”

“就是说嘛,再试一次吧!”路飞元气满满的声音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嘛,来吧。”

“好。那准备——”

“3,2,1。”

随着一阵不明显的铃声响起,走廊的灯亮了起来,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窗户上快速的略过,一阵响声后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站在了门口,A与B瞬间便躲在了ASL三人的身后发出了阵阵的尖叫声。那个医生冷冷的看着五人,往地上扔了一个对讲机之后便转身离开。

“啊,对讲机。”艾斯走上前捡起那个可怜的对讲机,“终于有了。”

稍稍从惊吓中缓过来些的A与B围了过来,“先出去吧。”萨博看着外面走廊的两国这么说着。

走廊是一条直线,出门的右边是一堵墙,左边的尽头有着向右转的路口,而在路口前的右墙上挂着一张板子,上面标着的是接下来的谜题。

艾斯站在板子面前看了看,“这个似乎是要放我们之前在第一关里看到的呜啊!”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左边突然窜出的医生吓了一跳,“吓我一跳...是要放我们在第一关看到的那些医生的画像。”

本来还想接近研究谜题的AB二人刚走到一半便被出现的医生吓到,赶忙缩回到了走廊的最顶端,那医生时不时徘徊于走廊的另一侧,偶尔还稍稍走进一些,然后又走回去,怕鬼的B此时已经被吓的哭了出来。

看到队伍内被吓到的B,艾斯严肃的对着那名医生喊道:“队里面有女孩子被吓哭了,别过来吓人了。”而萨博和路飞二人,一边帮两人挡着医生一边不知有些手忙脚乱的安慰着B。又徘徊了几次的医生终是走了回去,见状艾斯才重新走向几人。

“你还好吗。”

“我,我想退出。”B抽泣着对着几人说道,自言自语般的说了几遍之后终是变成了“我要退出”之类的话语。

“其实我也想...”A拍了拍B的背,没有看ASL三人。

“啊没办法呢。”艾斯似乎是有些无奈的样子。

“确实是这样。”萨博也轻叹了口气。

“那就退出吧,毕竟三个人也就不好玩了。”路飞倒是挺无所谓的样子,“艾斯,萨博我们下次再来吧。”他笑的一脸灿烂。

艾斯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他举起了对讲机:“不好意思,我们要退出。”

“啊,确定要退出。毕竟总不能看着女孩子一路哭着玩通游戏吧?”

很快工作人员便走了过来,他看了看五个人,便将五个人都带回了准备室。他看着五个人手上的手铐有些惊讶:“你们没找到钥匙吗?”

“什么,有钥匙吗?!”

“我还以为是要戴到游戏结束?”

“我以为是钥匙在之后的关卡。”

“那你们是怎么弄出来的?”工作人员问着五个人,但五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嘿嘿一笑没有说话。“我去拿钥匙,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

“好的。”

“说起来大家都是什么身份啊。”路飞再次提起了这个问题。

“我和AB都是病人,是一队的。”萨博边脱下病号服边说道,“我的身份卡告诉我我的两个队友一个有和我一样的项链一个怕黑,但是项链在医院不在我身上。”

“游戏开始前我就说了我怕黑,然后我成功的和萨博接上了头。”B擦干了眼泪说道,“然后我们在分队之后又和A接上了。”她顿了顿,“虽然只凭一条项链。”

“我的身份卡写的是‘我和有同样项链的人是好朋友’。”A取下脖子上的项链放在了桌子上,“当时其实萨博说我们是同一阵营的时候我还有点懵,不过现在明白了。”

“那你们三个就是我的伙伴咯。”路飞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

“你身份卡写的什么?”

“‘我有三个好朋友,他们有两个有着同样的项链,还有一个怕黑,我得快些和他们汇合。’是这样写的。”路飞对着身份卡念了出来。

“那这么说,剩下的内奸就是艾斯了。”萨博盯向了艾斯,听到萨博话的三人也看向了艾斯。

“都看着我干嘛,虽然是我没错。”艾斯将病号服放在沙发上后也坐了下来,“我知道有一串项链在医院,我只要比你提前找到我就可以和A接头,然后成功潜伏,把你们一个个都给“杀掉”。”艾斯说到此露出了一个十分狂气而又自信的笑容,“我只要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你们的名字你们就会被带走进小黑屋。”他又转换为了淡淡的笑容,“不过因为后面解谜可能还会需要你们所有我没有下手。”

“内奸的角色听起来很有趣啊。”路飞满眼都是亮晶晶的星星,“下次让我来当吧!!!”

“提前知道就不好玩了,笨蛋。”萨博无情的吐槽道。

“好像也是。”路飞突然消沉起来。

正在几人谈论的热火朝天时,工作人员终于回来了,带着一把钥匙。他依次将五人手铐的锁打开,然后回收好所有物品后打开了准备室的门,走了出去。五人站在大厅内又聊了几句,去柜子里拿了各自的物品后便打算告别。

“抱歉,才刚过第一关就退出了。”B一脸歉意的看着三人。

“没事,有缘下次再见吧。”他对着两个人笑着说道。

“恩,有缘下次见。”A与B对着三人挥了挥手走掉了。

“啊,走掉了。”路飞看着离去的背影平淡的说道。

“撒,我们现在去干什么?”艾斯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左右。

“回家吧。”路飞转头看向艾萨二人。

“不在逛逛?”

“回家吧。”路飞对着二人笑了起来。

萨博揉了揉路飞的头:“走,回家。”

“啊,回家了。”艾斯看着自家弟弟们,带笑意的轻声说道。

——end——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