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海贼王】ASL高中生30题/6-8》

设定:艾斯萨博设定是弟控,三兄弟住一起,全部就读于op学院。

目前已出现人物【括号内的是同班√】

不要问我为什么学校会有动物,因为爱情【?】

高一【路飞,罗,贝波】【佩金,夏其】【山治】

高二【艾斯,萨博】 

传送门:3-5 ASL高中生30题归档 9-12

我竟然,日更了

顺便只出现了一个名字的山治23333333

————————————————————————

6. 
某日社团活动课上,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课,台下的众人,有认真听讲的也有趴倒补觉的,如此随意的课堂自然也少不了偷吃的,比如说路飞,某蒙奇氏将头整个埋于课桌之下,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黑板,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当然如果擦掉嘴边的油渍就更有说服力了。与路飞一起加入社团的艾萨二人组一左一右坐于路飞的两侧,本是在睡觉的艾斯不知为何突然醒了过来,然后便发现了某偷吃人士。

“这不是辣○吗!”艾斯眼尖,立刻便发现了路飞手中的包装袋,“敢在课上吃味道这么大的东西,不愧是我弟弟!”
路飞将包装袋内的一根辣○挤到裂口的外面,用牙齿咬住,快速的嗦【?】到嘴里,而后转头看着艾斯,露出了一个“没错”的表情,并悄悄对其竖了个大拇指,艾斯见状也对人回送了一个,目睹全程的萨博一边担心着自家弟弟会被老师捉住,一边试图阻止两人谜一般的脑回路对接,于是面露纠结的对两人小声说道:“你们两个,别闹了。也不怕被老师发现了。”

“不会的,安心吧。”艾斯用同样的音量回复了。

听到艾斯回复的萨博感觉更加不放心了,一时间内心哀嚎着【这两个人到底为什么心那么大啊?!】但该管的还是要管,萨博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做下一步措施时,一个人打断了他。

“萨博同学。”授课老师不温不火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是!”被突然点名的萨博下意识站了起来。

“上来做一下这道题。”

“...好。”有些郁闷的萨博慢悠悠的晃上了讲台,接过老师手上的粉笔快速的解决了黑板上的题目。

“很好,回去坐着吧。”老师看了看答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此情况的萨博便转身向座位走去,下一秒老师的声音再次响起,“下次不要在课堂上讲话了。”

“好的。”萨博楞了一下回复道,然后便看向了两个罪魁祸首:艾斯和路飞一个似乎有憋笑的嫌疑而另一个则是满脸的无辜。

【啊,不生气不生气,都是兄弟,不生气。】这么想着的萨博,在路过两人的时候狠狠的踩了踩他们的脚。【啊,心情好多了。^-^】

 

7. 
中午午休期间,快速吃完午饭的路飞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好无聊好无聊”之类的话。坐在路飞斜对面的罗仍在吃着饭团做的便当。
“说起来罗君好像从来没吃过面包呢。”
“似乎梅干也不吃。”

班上的两位没有姓名的路人在不远的桌椅附近窃窃私语着,虽然表面说着小声但其实不远处的两个人都听到了,一个选择无视,而另一个似乎想到了些有趣的事情,猛的坐起身来在桌肚里翻找了起来。

“组长!”是红心组²的三位成员跑了进来。

(附注2:红心组就是红心海贼团啦w说成组的原因大概因为背地里是混混bu)

“我说过在学校叫我罗就可以了。”罗吃着饭团对着两人一熊说道。

“对不起。”贝波低头道歉道。

“太脆弱了吧!”佩金夏其一如既往地吐槽道。

趁四人聊天的时机,寻找东西的路飞也找到了,只见他满意的从抽屉中拽出了一只无辜的面包,并将目光送到了罗的背后。

或许是打架出来的直觉,不知为何罗总感觉背后似乎有一道视线正在盯着他,是那种不怀好意的感觉,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特拉仔!”路飞从座位上窜到了罗座位的旁边,手里还拿着那袋子面包。

“怎么了,草帽当家的。”罗看向了路飞,又看了看他手上的面包,不知为何,心中泛起了一阵恶寒。

“要尝尝面包吗,是山治做的。”一句好好的疑问句愣是被说出了不可拒绝的语气,但罗是谁啊,当然是拒绝了。

“我拒绝。”罗黑脸看着袋子内的面包,沉声说道。

“欸——”似乎是不太满意这回答的路飞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于是他掏出了里面的一片面包,尝试往罗的口里塞——恭喜您获得【用全身心拒绝的罗】cg一张。

佩金,夏其,贝波两人一熊自然是不会旁观,一边尝试将两人隔开,一边尽力阻止着面包与罗的距离越挨越近。

事后,据知情人士透露,几个人似乎闹得动静有些大,不知为啥把楼上高二的艾斯也给“召唤”了下来——然后场面更混乱了。

几人的闹剧直到上课铃响起才结束,看着罗嘴角隐约的面包屑以及黑着的一张脸,又看了看路飞一副得逞的表情,似乎上演了一出好戏的样子,真好x。

 

8.
第二天,再次闲着无聊的路飞盯上了夏其和佩金的帽子——底下的样子。“呐,你们俩为什么要一直带着帽子啊?”路飞走到了两人的面前,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啊!”他握拳敲掌,“难道你们两秃顶了?”

“????不,才不是啊!”两人非常默契的一起大喊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带着帽子啊。”这是脸皱在一起的路飞。

“习惯了。”夏其说道。

(戴帽子的理由是我自己的私设或者说瞎几把写的,瞎几把看看就好←)
“欸——这算什么理由。果然还是因为秃顶了吧。”
“都说了没有啊!”夏其摘下帽子露出那一头好看的橘红色短发证明自己并不是什么秃顶的大叔后又将帽子戴了回去,然后顺手将佩金的帽子也摘了下来然后重新帮人戴了回去。

“其实你们不戴帽子也挺好看的。”路飞歪头说道。

“咳,谢谢。”两人听到直白的夸奖后似乎有些不自在的压低了帽檐,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路飞就是知道他们俩其实挺开心的,于是他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回以两人,开心的时候就应该笑,对吧。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