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刺客信条】一个小短篇x》

【高亮】AEA无差
ooc严重大概 因为咱真的目前为止只玩过2 但是又手痒想写x
私设归我 bug我和育碧各拿一半x
n久没写大抵手生许多(。 有私设注意,私设这两已经是夫夫,然后二太爷的尸骨在家族墓穴而不是图书馆,金苹果全程算是个引导作用,然后Eizo性格方面大概可能也许是AC2的中途???吧。
双结局x 食用愉快
————————————————————————————————
Eizo从噩梦中惊醒,一路小跑到Altair的房间前,有些慌乱的推开Altair的房门,里面空无一人,桌子上装有金苹果的匣子有着些许的金光泄出,而Eizo此刻却没有什么心情去注意它。被噩梦惊醒的他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而这些许的不安不禁让他想起被绞死的亲人们。在那事件发生前夕,他也曾如此不安过,事实证明他的直觉十分的准确,只可惜没能挽回一切。或许这次能阻止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或许吧。 Eizo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他先是巡视了房间一圈,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房间内十分整齐,没有打斗的痕迹,金苹果也仍是安全的被锁在匣子中,看来这大概和圣殿们没有什么关系。【或许他是去出任务了?】Eizo心中一闪而过这个想法,下一秒便否定了其,【不对,最近一段时间圣殿没有什么大动作,若是有什么紧急任务不该只叫上Altair而让我在梦境中畅游。】Eizo慢慢走到床的边缘坐下,微皱眉,沉思了些许时间,最后将目光放到了那个匣子上。他打开匣子取出金苹果,凝视许久却什么也没发现,想了想,用鹰眼再次看过去,这次空气中终于也是浮现出了些许符号,看起来是暗语的样子,Eizo拿起笔在纸上快速的记录下来,收好东西,穿上刺客服带上兜帽从窗户翻了出去,此刻天未亮。 
Eizo来到Leonardo的门前敲了几下,下意识环顾了下四周便扭下门把推门而入。Leonardo在烛光下专心致志的继续研究着桌上的图纸,听到动静后便回头看向人。“嘿!Eizo!好久不见!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他有些开心的与老朋友抱了下,开口询问道。 Eizo从怀中拿出那张写有暗语的纸递给人。 “啊哈!这上面的文字是加密过的暗语!真令人兴奋!你从哪找到的?” “偶然拿到的。”Eizo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Leonardo,你能解译这些文字吗?” “唔,我想不会很难。”语毕,Leonardo便转过身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着些什么,“把这个词移到这,再去掉这些单词….完成了。”他有些兴奋的说道。 Eizo接过手中的纸,对面前的人道:“谢谢你,朋友。” “如果这能帮到你的话,当然不用。” Eizo与他告别后来到屋顶上站立,借着月光仔细的看着纸条上的字:家族墓穴。真相,如此的吸引人,即使会使人悲痛欲绝,但仍会有人前赴后继的去追寻它。
他微微愣了几秒,轻声念了几遍,琢磨半天也没得出个结果,无奈之下,收好纸张,前往往目的地。
Eizo带着一身沿路干掉圣殿杂兵所留下的血污来到家族墓穴的门前,深呼一口气,推开了门。走进去便是熟悉的环境,轻松熟练的在横梁上跳跃着,不一会便来到了主墓室的门口。他站在门口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手扣在机关上没了动作。他本该冷静的打开墓门进入,寻找着他的爱人,但此刻却在一门之隔的地方迟疑了。 门后会见到他吗?他为什么会到这来?我家族的墓穴?还有…那暗语的后半句,令人深思。Eizo定了定神,终是打开了门,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去。
环视一圈,中间台子上放着两个棺材,想必定是Auditore家族的祖先。在角落处摆放着一张木椅,上面坐着一位一身白衣刺客服的尸骨,左手无名指处消失,另一只手中掌握着金苹果。可想而知,他并没有见到Altair,见到只是他的尸骨。心中的预感再次灵验,Eizo站在门口盯了一会,终是走上了前,站立于人的面前,轻声道:“Altair….”在他失神片刻时,那一旁的金苹果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些记忆在Eizo的脑中苏醒。他理清金苹果给自己的真相后,思绪良久不禁自嘲般的轻笑一声,道:“你与我相隔两百多年,而我仍是在幻境中追逐着你的背影,沉沦于此,如此而已。”
……
——end1——
那人,行走于屋檐之上,消失于塔尖之端。耕耘于黑暗,服务于光明。
Altair回到家时,天刚微亮。他先是换下一身血污的刺客服洗了个澡,而后便回到房间内,准备将还未看完的书籍给继续看完。但显然在睡梦中被梦魇的Eizo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面露悲伤的神色,轻声唤了句:“Altair.....”
Altair虽不知自家爱人是梦到了什么,但可以确定大抵是自己死亡的梦。思量至此,Altair将人唤醒,然后给人一个拥抱认真的看着Eizo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说道:“我在。”
然后Altair便完美的目睹了Eizo的一系列的表情变化,从迷茫到不可置信再是惊喜最后是深深地庆幸。
良久,Eizo以一如既往的语气笑着对人邀请道:“不知我是否有幸与你一起共眠?”
Altair轻笑一声,“如你所愿。”
——END2——

归档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