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银魂】当银时遇见白夜叉——2017.8.9.完成》

cp:现银时x攘夷银

银时推开万事屋的门的时候觉得一定是打开门的方式不对,因为一拉开门便是一道刀光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向人袭来。常年锻炼出来的反应能力使他能快速的抽出刀来阻挡。而对方则是看一击不成,便收回刀再次砍了过去。刀光剑影一阵后,银时成功用刀背击中人的脖颈,使人晕了过去,这下倒终于能看清人的样子。

【这人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还以我攘夷时期的样子出现来杀我,得好好审审。】想到这里,银时挠了挠头,进了屋找到绳子将人捆了起来。

过了一会,白夜叉醒了过来,便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没有言语,警惕的巡视了周围,便看见一个人正在办公桌处看着《jump》,听到动静便移开书看向了自己。【这个人十分敏锐,之前与他过手也是如此,实力和我不相上下,或许比我更强。】这是白夜叉的第一反应,想到这里他不禁轻皱了下眉头,但紧接着眼神中便透露着些许战意。之后再仔细打量人时便发现对方有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有些惊讶但想想有这种会变脸的天人倒也不奇怪,还没等自己开口说话,对面的人便开了口:“喂喂,虽然我知道银桑我长得很帅,很多人都嫉妒我的脸,但是直接整成我的样子然后来砍我是不是有点太那啥了啊。还穿着攘夷时期的服装,带着刀,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已经颁布废刀令了吗。”银时走到人面前然后蹲下,一双猩红色的眸子盯着白夜叉,却在白夜叉的眼中找到了些疑惑的神情。

——几天前——

银时的小绵羊再一次收到了损伤,推到源外老爹那里去后,便看见老爹又在搞一些奇奇怪怪的发明了。

“老爹,你又在做些什么东西。”银时豆豆眼的看着那台机器。

“这可是我这几天的心血!如果成功了那么就可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源外十分激动的说道。

“所以说只是几天做出来的吗。”

“啊对。不是!重点是可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难道你不想回到过去吗!”

“啊啊…不想。”银时挖着鼻屎回道,“老爹我的爱车就交给你了。”语罢便将鼻屎擦在人身上,然后转身离开。

“你小子不要把鼻屎往我身上擦!”源外气愤的举着扳手对人喊道,但很快便再次投入到修理中,“这小子….”

【所以说这是他机器故障出现的错对吧!一定是这样的!】突然恍然大悟的银时一手握拳一手为掌敲定了下,而一旁的白夜叉看着人的一系类动作抽了抽嘴角。银时来到白夜叉身后,帮人松绑,白夜叉有些疑惑但仍保持着警惕的揉了揉手腕,看着人。银时一边收起绳子,一边将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顺便把万事屋什么的都讲了一遍。不意外的看着白夜叉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思考。银时从冰箱里拿了一盒草莓牛奶喝着,靠在办公桌边缘看着人的侧脸等待下文。【其实我以前长得还蛮好看的…不对我在想什么。】银时愣了愣神,移开了目光,而后又盯了起来。

思考着人生的白夜叉淡定的无视掉了目光,然后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收回思绪看向人:“松阳老师现在还好吗。”

银时微微愣神,或许是没有想到人会问这个问题,微低头,额前的发丝挡住人的视线:“老师他啊…”下一秒抬头看向天花板,但眼中些许的怀念,悲伤,不甘却稍有些许流露出来,“他现在很好,只不过去了别的地方,继续教书罢了。”没有表情的脸配上没有情绪的眸子看回白夜叉。

在那一瞬间白夜叉也是捕捉到几丝的情绪,再加上人的话语与表情,也懂了些许,自欺欺人般的说道:“是吗…那就好…”脸上却不是十分开心的模样。

【什么时候会在别人流露出如此明显的眼神了…坂田银时,你,还差的远呢。】银时吐出一口气,一口将手中的牛奶喝掉:“这段时间我就叫你….小白好了。”沉吟了下说出了一个称呼,“区分下比较方便。这段时间你先住这吧,还有把衣服给换掉,穿成这样上街可是会进局子的哦,阿银我可没钱把你捞出来。”一边这么絮絮叨叨的讲着,一边回到房间拿出一套自己的和服,递给人。待人换好后,本就一张脸的两人,现在更是完全分不出来了,宛如一对兄弟般。

“银时!你今天再不给我交房租就跟我滚出去!”楼下的登势婆婆夹着烟朝着二楼大喊道。

“惨了惨了…”银时一脸蛋疼的盯着门口的位置,嘴角还有些许抽搐,“喂!走了!”银时拉上白夜叉就从窗户处翻窗逃走。

“小玉,别让那家伙逃了!”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门口的登势对着旁边拿着拖把的小玉说道。

“了解。”小玉摆好姿势,便开启了喷火器,朝着门开火,然后冲了进去,遗憾地发现人已经逃了。

“臭小子!别让我抓到你!”登势有些气结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回店里吧。”

银时拉着小白左拐右拐许久停了下来,发现没有追来才松了口气。“刚才的人,是谁?”让你直接逃跑,而且感觉还惊人的熟练。后面半句白夜叉没有问出来。

“啊啊…是我的房东。登势那个老太婆,我不就欠了几个月的房租,至于这样吗。”银时略烦躁的挠了挠头,“现在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了,先带你去找源外老爹问问清楚好了。”

“源外老爹?他可以帮我回到我的时代吗。”白夜叉跟着人走了一段后问道。

“撒…谁知道呢。”银时顿了顿脚步,便继续向前走着。

——源外老爹店——

“哟,银时你来了。”源外打了个招呼,“你的车停在里面了,自己去取。”随后又看到了旁边一模一样的人“银时,你找到你的双胞胎弟弟了。”

“老头,他不是我的双胞胎弟弟,他是过去的我。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来到未来了。”银时推着车站在源外身旁,“你之前不是在弄什么时光机器吗,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把他送回去。”

“这个倒可以,但是我的时光机器还没做好。”

“多久才能。”

“ummmmmm……….至少一两个星期,长则几个月。”

“哈?几个月,回去黄花菜都凉了吧!”银时扶着车对人喊道,一旁的白夜叉也是皱紧了眉头,如果攘夷这边少了自己这一个主力,那么情况估计会遭很多。

“老爹,能不能快一点,我和他没有这么多时间。”银时也知道事情的情况,便带着些许严肃的表情询问道。

“我会尽快的。”源外沉吟了一会,如此回答道。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老爹。”银时脸上也轻松不少,拍了拍白夜叉的肩头,“走了,那两个小鬼应该也快回来了。”

“人情就不用了,你小子记得把钱还了就好。”后面的源外对着人喊道。

“是是,知道了。”

愣了几秒神的白夜叉,跟上银时,与人并肩而行,“谢了,银时。”

之后几天内,银时拉着白夜叉在街上到处游逛,有时也会接到委托,以至于熟悉银时的人大多就认识了他。

【我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未来那副样子啊!身边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未来一片黑暗啊。但是总的来说,这条街有家的感觉…】白夜叉坐在屋顶上看着天空,想着些奇怪的东西。此刻已经是深夜。

“哟,一个人躺这干什么呢,不介意阿银我坐你旁边吧。”银时走到房顶看着人然后坐到人的身边。

小白看了眼人【介不介意你不都坐下了吗。】没说什么。

“小白,你有想过如果回去了,但是攘夷还是失败了,老师也没救出来…”许久,银时看着天空说道。

“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吧?”白夜叉垂眸回答道。

“……是。”银时看回白夜叉,“可是你我都无法阻止历史的改变。”下一秒便看见人将手给握成拳,青筋可见,或许再过一会便会有血液流下。

“松阳老师….”白夜叉不可抑制的有些轻微的颤抖起来。

“阿银我以前有这么感性吗。”虽是这么说着,但还是将旁边的人给圈进怀里。

“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了…不是你的错…”银时温柔的轻声在人耳旁说道,“想哭就哭吧,我在这陪你。”

泪水浸湿了银时衣服的前襟,银时有些许心疼的轻抚着人的头,如同当年松阳老师一般。

隔日清晨,白夜叉如同平时一般起了个老早,洗漱一番后便听见门口有人来的动静,抬头一看便发现是新八。

“银桑?”新八有点惊讶的看着起得如此早的人。

“我是小白。”【这么叫自己感觉怪怪的…】

“噢,是小白啊,抱歉认错了。”新八扶了扶眼镜,“小白先生今天还要练剑的吧?今天我有点事,所以麻烦你自己去我家道馆练习了,姐姐一大早就出门了,所以也不用担心她逼你吃鸡蛋烧。”

“有位置练习就很好了,感谢。”白夜叉听到不用吃鸡蛋烧也松了口气,随后对人笑了笑,便出了家门。

“银桑以前是个十分正经,勤奋的人呢,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一副糟蹋大叔样。”新八站在客厅看了眼门又看了眼房间叹了口气,有些嫌弃的说道,随后转头对着橱柜喊道,“神乐,起来吃早饭了。”

此刻道观内一个上身半裸的男子拿着木剑在那练习着,而几个小时后回万事屋时却发现几人全在登势的酒馆中集合,其中还有一个约7,8岁的小孩子在里面。

白夜叉走进店里,坐在吧台边的一个椅子上听着他们聊,大概意思便是晴太想见自己的母亲日轮,但是日轮是吉原的头等花魁balabal【——喂!这里的balabal是什么鬼啊喂!——嘛嘛,简单来说就是作者桑懒得打字了,反正都知道剧情的对吧,就这样好了x不知道剧情的给我去重温银魂第139训!以上!】

—— 一段时间后的分界线——

“先分头行动吧,回头集合。”银时看向吉原的入口对着几人说道。

“知道了。”白夜叉手搭在钢刀上回到。

“银酱,不要自己偷偷跑去逛花街阿鲁!”神乐撑着伞对人说道。

“一定要穿成这样吗。”新八踩着高跟木屐面露难色的问道。

“为了伪装,伪装啊新八唧。”神乐豆豆眼看着人。

几人聊了半天后倒也想起了自己的事情,便在一个岔路分散开来。

——白夜叉线【直接用银时称呼】——

银时走在路上,站在一旁的游女们看到有人过来了便纷纷上前,企图将人拉近自家店里。而作为一个未成年人的银时明显有些害羞了,花了些时间挣脱游女后便发现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简单来说就是迷路了。

“为什么这种戏码会出现在阿银我身上啊喂。”银时无力吐槽着,但下一秒便感觉有人接近的样子,下意识便往旁边的墙壁上一靠,躲避人。

哒…哒…哒…靴子跟与石板碰撞的声音站在岔路口戛然而止,银时左手轻声搭上刀鞘,大拇指将刀推开几分,刀上的寒光闪现,下一秒便消失不见。【脚步声杂乱,不止一个人。】银时微偏头小心的看了眼情况,那边便有一人回头看了眼自己一眼却没说些什么,要说共同点,那边是几人都带有一把伞。很快,那几人便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开,声音渐渐远去。

“那人的洞察力很强…要小心了。”银时微皱了皱眉头,推回刀,翻上房顶,巡视周围寻找几人的踪影准备与他们集合。

找到几人时便看见一群人站在一边,而另一边的晴太面朝地倒在地上,头顶上还有一只苦无。银时则是一脸不妙的看着晴太。小白蹲在屋顶上一时语塞的看着这场闹剧,默默的捂额。【这家伙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沉浸在“我的未来为什么这么智障”的小白一下子没注意到,以至于被一只苦无给击中,成功与万事屋三人组同步倒地。

“我已经把他们连同屋顶上那个全部收拾了,向凤仙大人汇报去吧。”头领对队员说道,“这里交给我来善后。”

待一群人离开后,小白便坐起身来,将假苦无拔下,跳下站立,向几人走来。

“奴家是月咏,百华首领。”月咏抽了口烟对几人说了句,然后看了眼地上装死的人,又看了眼旁边站立的,“别装死了,不然我就用真的苦无了。还有你们两是双胞胎?”

“解释起来比较麻烦,简单来说就是时光机穿越过来一个过去的自己来到未来了。”银时坐起来拔掉苦无豆豆眼看着人说道。

“是这样啊。”

“为什么这么容易就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啊喂!”

“对了,你们叫什么。”

“坂田银时。x2”

“神乐阿鲁。”

“志村新八。”

“晴太。”

“那我们走吧,别在这耗时间了。”说罢月咏便直接走向前方带路。

几人左拐右拐来到一个管道的上面,月咏走到一块地方站定,蹲下拉开了一道门。“你们快点从这里离开,虽然要花一天半的时间,总之是可以到外面的。快从这里逃出去,下次再来的话就不会放过你们了。”

“为了引开手下放我们走而在演戏吗,作为百华首领的你。”

“我是吉原的保镖,负责消灭在吉原生事的家伙,只是如此。”

“抱歉。我们不能就此消失,也不能被你杀掉。我只是来见妈妈,来见日轮而已。”

月咏坐在管道上继续抽着烟:“那就更要劝你回去了,拜托我让你们逃走的不是别人,就是日轮。”

“妈妈她…妈妈知道我们吗?知道我在这里的事吗?”

“吉原的主人凤仙不会让你们和日轮接触,留在这里你们会没命的。”

“为什么?他有什么理由阻止孩子见母亲啊!”

“因为日轮可能会逃离吉原。”然后月咏便将二十年前的事情向几人讲述了一遍。

“喂,这么感人的故事听得我都心酸了啊,好像已经太迟了呢。”几人回头便看见一个人撑着伞在不远处说着,而神乐则是有些疑惑的说了句“雨伞?”下一秒便想到应该是夜兔族。

【伞…难道是我之前碰到的那群人?!】白夜叉不禁提高了警惕看着人,准备随时抽刀迎战。

“夜兔。这里怎么会有夜兔族?!”

据了解,那夜兔貌似不是凤仙的手下,虽是如此,他还是找上了晴太的麻烦,几人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

“血的味道…”

“我之前遇到过他们。”白夜叉微皱眉说道。

“哦?看来你就是那个站在墙边躲着的那个人,大叔我都听到你的心跳声了,砰-砰-砰-的快速跳动着,简直像是用喇叭在外放。”对面的夜兔大叔轻笑一声,看着人。下一秒便向几人冲来,月咏很快做出反应掷出一些苦无,那夜兔则是将伞打开转动,快速的将苦无挡下,将月咏打倒在地。

月咏跳起再次扔掷苦无:“趁现在!快跑!”说完之后便发现夜兔朝自己过来,下一秒便看见那张放大的脸。

紧接着地上出现许多的空洞,银时迅速做出反应将晴太抓住,却没来得及挡住另一只夜兔的袭击。他将晴太一把抓住站在一旁而立,两只夜兔将几人夹于中间。神乐试图将晴太救回,但她身后则又是出现了一只夜兔:“真碍眼。我说过,弱者没有用处。”白夜叉抽出刀帮神乐挡下一击,攻击勉强挨下,但管道一段则是彻底断裂,几人同管道一起摔下。

在某一栋房子的屋顶上,几人整理了下信息能确认那些人应该就是春雨。而想偷袭神乐的那个夜兔便是她的哥哥神威。

——神威那边

神威见凤仙后与其打了一架,右小腿受伤。为了阻止两人打架,则是损失了一只夜兔和阿伏兔的左手臂。

——银时这边

月咏带着三个人从正门走进去,然后被拦了下来。躲在某个地方阴影处的小白听着几个人的谈话,庆幸着自己选择翻墙过去。【“爆裂桃子三艺妓”什么的这种话是在太羞耻了,实在是说不出口。】想到这里小白打了个寒颤,捂脸。【所以说未来的自己为什么这么没节操?】

庭院里面,百华众全体拿好武器对上了四人,白夜叉趁四人用烟雾弹引发混乱时,趁乱从一旁快速绕过来到楼上。一路上除了些艺伎便没有看到其他人,白夜叉再次往上跑了一层,成功的看到了被几个艺伎追的晴太。将刀连同鞘一起抽出,往艺伎身上招呼,使人晕厥。

【以银时称呼】

“晴太,没事吧?”银时半蹲下,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搭在人的肩膀上看着人问道。

“没事。”晴太微喘气对人说道,下一秒便瞳孔聚缩,大喊道,“身后!”

银时也感受到了身后的劲风,将人往怀里一抱,往前一扑滚了几圈停住,将晴太放下护在身后看向对面的人。

神威眯眼笑着在灰尘中走出:“阿拉,躲开了。”

银时抽出刀,对着人,眸中闪现过几缕感情,想要保护身后人的意念,遇到强大敌人的战意与兴奋。“晴太,你到一边躲着。”说完便握紧刀向神威奔去,如同在战场上砍天人那般朝着人的脖颈划去。

神威身体向后倾倒,并迅速用左手抓住银时的右手臂,往自己怀里一带,右手握拳朝人面门打去。

银时瞳孔一缩,下一秒便被打飞出去,朝着走廊的远端飞去。喉咙一甜,便吐出一滩血液。

神威或许是认为那不自量力的地球人已经死亡,笑容依旧的朝晴太走去。正欲用手抓起晴太时,一把钢刀划破空气不偏不倚正好穿透神威的右手臂。

“还没死?”神威左手挠了挠脸看向右边,“看来我小看你了,看来不是所有的地球人都那么脆弱嘛。”将刀拔出扔回去,“呐,不要让我太无聊,人类。”神威说着对人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然后便几步朝人奔去。银时接住钢刀,左手随手抹了把嘴角的血迹,继续迎战神威。

刚与神乐他们分队的银时,来到这一层时便听到打斗的动静,过去便发现白夜叉与神威在过招,而白夜叉看到自己后便招呼自己带晴太走。

“做我的对手你还有心情到处乱看?”神威趁着人分神的一刹那,右腿便迅速的踢向白夜叉太阳穴附近,“有破绽呢~”

白夜叉只来得及作出挂挡的姿势,硬生生接下这一击。夜兔的力量不容小视,所以导致的情况便是白夜叉再一次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直线,穿透许多的障子门,跌落在地。

银时心中闪过一瞬的慌乱,好在的是,下一秒白夜叉便左手握紧反插于榻榻米上的钢刀,借此站直身子,并将钢刀抽出,对着银时喊道:“带着晴太快走,这里有我就行了。”

银时看了几秒人,“啧。”了一声便一把抱起晴太跑开。“你小子,可不准给我死了!”

“真是兄弟情深呢。”神威向人走来冷冷的讽刺道,而右小腿处则是因为剧烈运动伤口崩裂染红了绷带。

神威向前走了几步后便用右腿横踢与人的腰侧,银时便抄起刀向人的伤口处刺去,即使如此还是受到了些伤害,为身体再增上一块淤青。神威拔下腿上的钢刀,扔到一旁,走到撞击于墙上的银时面前,左手掐住人的脖子把人提起,手也慢慢的不断用力,欣赏着人因缺氧而不断挣扎的模样。在感觉对方真的即将死亡时便松开手,任凭他摔落于榻榻米上。

银时撑在榻榻米上不断的咳嗽着,然后便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恢复体力。

神威睁眼俯视看着人:“这场架就打到这里,你还是在修炼一下吧。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可要在变强一些。在那之前,别死了,你可是我看上的猎物。”然后下一秒便恢复平时的表情,回到自己房间拿回伞去寻找凤仙他们的所在地。银时在人走之后便拖着摇摇欲坠的身躯,靠在一个角落准备休息一会便去找几人,但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白夜叉还是不堪重负,晕了过去。

神乐与新八这边则是和阿伏兔激战一番后找到控制中心,拦截住那些试图阻止晴太的人,拖延时间将机关开启,让太阳在吉原再次升起。神威则是拿着伞顺着动静找到银时与凤仙交战的地方,不过过去的时候或许是有些晚了,战况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百华的人也参合了进来,双方都受了不轻的伤。他看此情况便顺势翻到场地内一块巨大的玉石兔子上坐着吹了个口哨,围观。

……

在白夜叉再次醒来时,一切都已结束,阳光也投过窗户照射了进来,晒在人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他尝试着起身,但下一秒便因牵动了伤口而再次躺了回去。

银时听到动静推开门看向人,便看见白夜叉因疼痛而微皱起的眉,愣了一秒,然后便走到人身边蹲下看着。

“你小子终于醒了,万一你要是醒不了那阿银我怎么办。”银时豆豆眼看着人说道。

“我睡了很久吗。”白夜叉懵逼脸看着人,又细看了看便发现那人的黑眼圈十分的明显,也不知是干了些什么才造成的。

“恩,也不是很久。也就是快成植物人了而已。”银时挖着鼻屎默默地怼道。

白夜叉眼角有些抽搐,然后便顺势将被子盖过头顶表示要休息。

银时看人这幅模样也没有多说些什么,这几日照顾白夜叉自己也是没有休息好的,便站起身对人说了句:“今天晚上要开宴会,就在隔壁和室里。然后明天…源外老爹已经把时光机器修好了,明天你就可以回去了。”随后便走出去关上拉门,走向自己房间休息,而在房间内的白夜叉则是盯着天花板不知想着些什么。

晚上宴会上,一群人一开始都是很正常的围着几张拼在一起的桌子吃喝玩乐,但也不知道是谁给月咏喝了一点点的酒,导致月咏发酒疯,成功引发酒后灾难。银时很不幸的被月咏盯上,被灌了一堆混合酒,使人很快就有些失去清醒的意识。白夜叉见状立刻躲得远远的,倒是成功的逃离了月咏的魔爪。

白夜叉拿着酒站在一处安静的走道上,一边给自己斟酒,一边眺望着灯火通明的街道,想着早晨银时所说的可以回去的那件事。【虽说明天就可以回去了,但还是有些许不舍啊….一开始是因意外才来到了未来,结果呢,却在这里喜欢上了未来的自己。】白夜叉想到这不禁轻笑出声,然后握紧酒瓶便直接往自己口中灌去。

银时从月咏手中逃脱时已经过了不少时间,不过倒是很快找到了白夜叉。银时走到他的身边站立,看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久久无言。或许是酒精发生了作用,又或许这本是他内心的话,银时微偏头轻笑着看人轻轻的吐出了一句“我喜欢你。”

白夜叉回头看着人的笑容,嘴角倒也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个弧度,微低头哧哧的笑了几声,然后再次抬头平视着人的眼睛,微向前倾身给了人一个吻。而银时在人准备离开时,十分迅速的一把摁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

第二日清晨,一群宿醉的人开始寻找着各种不知道睡到哪去了的人们,将其一个个叫醒。找到银时与白夜叉时,便看见两人并排靠在栏杆的一个角落内,睡的正香。月咏将两人叫醒后便转身离开,留两人自己处理。

白夜叉看了眼银时,突然想起昨晚两人亲了的事情,脸瞬间红了不少。“咳…昨天…”

银时挑眉笑看向人:“昨天怎么了。”

“昨天晚上那个….”白夜叉越说越觉得有些羞耻,索性把脸转向一边不看人。不过现在可不止脸红了,耳朵红了起来。

银时看着白夜叉害羞的模样乐的慌,顺手揉了把人的头发, “收拾收拾东西,你在不属于你的时代呆的太久了。攘夷那边还需要你,该回去了。”银时轻叹一声对人说道。

“恩,我知道。”白夜叉说道正事也恢复了表情,但也没过多的言语,只是轻轻的回复一声。

两人在与月咏等人告别后,便径直去向源外老爹的店里。源外对银时说了一堆机器的操作方法,然后便说自己在外面等你们。

过程倒也十分简单,两人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倒也只是简单的道个别便启动了机器。一瞬白光过后,房间内便只剩一人。银时看着机器没有说话,站了一会后又对源外老爹说了些什么,便转身离开。

白夜叉十分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内,睁开眼看着熟悉的场景,在未来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从未发生过一般。毕竟据战友说,自己也只是失踪了一天罢了。白夜叉握紧了下刀鞘随后又松开,重新换上什么都没发生的姿态,漫步来到营帐内做自己该做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后——

【以后估计也不会再相见了吧。】白夜叉这么想着。

“报告!营区内发现一个与银时队长长得一样的人,我们已经将其抓住了,请指示。”

“把人带进来。”白夜叉微微皱眉看着被带进来的人,但很快便放松了下来。

银时走进帐篷内,笑着和人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

“哈….好久不见。”

——end——

归档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