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典型文手——暮瑾
不定期写文 懒癌严重晚期 日常想写不想动 想动没有梗 有梗写不完 写完了觉得写的真烂 如此循环OTZ
是个追星狗,日常沉迷于generations无法自拔x
 

《【盗墓笔记】第十二年贺文——2017.8.14.完成》

时间:2017.8.16.

明天就是八月十七了,我将闷油瓶子接回来的第二年。我的盘口之类的已经全部都交付给了黎簇那小子,自己则是和胖子,小哥三个人跑到福建的雨村养老。每天除了做些农务事便是插曲打诨,实在闲下来没事干时也会拿出椅子,盆子,热水瓶,然后三个人围在一圈坐在院子里泡脚,简直舒服到不想动。

在村子内有一种植物结出的果实做成的点心据说吃了可以长记性,于是我和胖子便时不时的摘些果子做成点心投喂小哥。不过自从他吃了这种点心后,貌似也开始有慢慢变老的迹象。【难不成这种点心还能使人结束长生?要不然就是长生的期限到了。】我脑中闪过这两种想法,但随即也就放弃了继续追究的意图。失去长生也不是什么坏事,总比等我和胖子死了后他一个人孤独终老来的好。

我回过了神,却感觉脚下一片冰凉。

“欸,天真,终于回神了。”胖子站在院门口说道,“我说你想什么呢,叫你几声都没反应。赶快收拾收拾东西,进屋吃饭。”说罢便拿着刚摘的果子进了屋。

我抬头看了看天,却已是黄昏。“时间过得真快。”我嘀咕了句便收拾收拾东西走进屋子。放下东西后看了眼桌子便进入厨房拿了碗筷走回餐桌吃饭。全程饭桌的插曲打诨一如既往的由我和胖子承包,不过闷油瓶子现在倒也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了,时不时的也会插上几句。

……

深夜,别院的人一边敲着各家各户的门,一边在大喊道:“都快醒醒!寺庙着火了!”

我听到动静后便立刻翻身下床,打开门便看见同样开门的两人。

“谁tm的大半夜不睡觉跑去烧寺庙,等我逮到那个兔崽子我非好好打他一顿。”胖子有些愤愤的说道。

“走吧。”小哥看了我们两一眼便从屋中拿了一个桶走向外面,我和胖子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拿上盆子便向寺庙赶去。

赶到寺庙时,已有不少的人在救火,我们三也赶快加入其中。

将火扑灭时,已是清晨,寺庙也成了一片废墟。村中的人们愤恨的看着罪魁祸首,我也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便看见一群年轻人在那里不停的道歉。据村里人说,貌似那群人是专门跑到这种人烟少的地方来玩的,在寺庙附近的空地上开着篝火派对,也不知道是怎么把寺庙烧着的。

我对这并不是十分的感兴趣,于是便回头准备叫上胖子,小哥一同打道回府,却没看见胖子的身影。四处望了望便看见胖子与一个姑娘聊得正欢。那姑娘一头短发,有着一双水灵的黑眼睛,笑起来则是有几分像云彩。想到这我便想起之前胖子说的自己是真的放下了,但之后有时提起云彩还是会有些落寞的神情。

我对小哥“pi”了一声,小哥会意和我一起走向胖子,我站在人的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露出一个笑容说道:“胖子,我和小哥就先回去了。”然后又俯身在人耳边用那姑娘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好好对人姑娘。”语毕,站直身体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人,宛如交付了什么重要任务似的拍了拍人的肩。

胖子也故作正经说了句:“保证完美完成组织上给的任务。”然后又笑嘻嘻的回到那人的身边。我转过身轻笑一声,便径直往回走去。

回到大院内后,我首先便先去洗了个澡,然后进厨房蒸了一笼雨仔参并做好了早餐。我拿起自己的那份便走出厨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待小哥也过来后,我先是看了眼天气,发现今天也如同昨日一般是一个难得的晴天后便开口道:“小哥,等会我们叫上胖子去趟祈愿树吧。”

小哥看了我一眼,也只是回了句“好。”便再无话语。一顿饭在沉默中过去,两人也不觉得有丝毫的尴尬。换做以前的我或许已经在尴尬中自顾自的各种找话题,然后越聊越尬。

小哥从家中翻出了三条红飘带与三只马克笔,我则是将胖子给拉了回来,之后我们三人便组团来到了祈愿树下。

祈愿树是村中最古老的一棵参天大树,听说从很久以前就成了用来祈福的树,而且貌似还挺有用的。

满树的红色飘带随风扬起,我盯着想了想便低下头写下【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八个字,然后在底下落款写上吴邪两字,便停了笔。等我们三都写完后,我和胖子十分默契的将飘带递给小哥,便看见他接过东西,几下便攀到树上面,把带子一系,稳稳当当的跳下树站立。看到这里我不禁感叹,这闷油瓶子身手依然是那么的好,哎,老了。

“走吧,回家。”我对两人说道。

“走,回家!今天胖爷我给你们煲鸡汤喝!”胖子一把揽过我和小哥,我两先是被一带没有站稳,稳住脚步后我便开始于胖子日常拌嘴,也就才刚开始吧,便听见小哥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对胖子最开始说的话回复了句“恩。”

“小哥你要多笑笑,你笑起来多好看啊。”我看着他笑了便随口说了句,结果他倒是一本正经的想了想回答道:“我尽量。”

“噗。”我和胖子皆是愣了一秒便笑出了声,而小哥则是看见我两笑出了声明白了什么,立刻收回了笑容。我忍笑继续说道:“不过多笑笑还是比较好。”这次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我一眼便别过脸,我看见此场景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这闷油瓶子太可爱了。

回家忙完所有事后,咋哥三又没有事干了,索性再次搬出椅子,拿上热水瓶与盆子,来到院子里泡脚。我则是经过厨房事顺手拿了盘雨仔参来吃。不得不说,躺在躺椅上泡着脚,整个人都舒坦了。

我躺在椅子上舒服的眯了眯眼,日子这么过甚是舒坦,如此,甚好。

——end——

归档

 
评论
热度(10)